黔南公司法律顧問律師
'
您當前位置: 首頁 律師文集 公司案例

海口市海聯建筑安裝工程公司與瓊山穗瓊聯營民政開發公司聯營合同糾紛案

2018年7月27日  黔南公司法律顧問律師   http://www.vvriv.tw/

海 南 省 海 南 中 級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01)海南經再終字第6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海口市海聯建筑安裝工程公司。
  法定代表人周和,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訾勝亭,海南昌豐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李海運,原海聯公司三工區主任。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瓊山穗瓊聯營民政開發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書凱,經理。
  委托代理人陳華,海南京園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第三人林書凱,男,1960年2月出生,漢族,瓊山穗瓊聯營民政開發公司經理。現住瓊山市府城鎮金竹園別墅小區C1棟。
  原審第三人符昌海,男,44歲,漢族,原瓊山穗瓊聯營民政開發公司經理。現住瓊山市府城鎮金竹園別墅小區C2棟。
  原審第三人符芳道,男,1961年3月出生,漢族,原瓊山穗瓊聯營民政開發公司副經理。現住瓊山市府城鎮金竹園別墅小區C1棟。
  上訴人海口市海聯建筑安裝工程公司因聯營合同糾紛一案,不服海南省瓊山市人民法院(2000)瓊山經再字第2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海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訾勝亭、李海運,被上訴人穗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林書凱及其委托代理人陳華、原審第三人林書凱、符芳道等到庭參加訴訟。原審第三人符昌海,經本院依法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本院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130條之規定,依法缺席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瓊山法院(2000)瓊山經再字第2號民事判決認為,原審第三人在承包穗瓊公司期間,由其出資以穗瓊公司名義征用土地進行開發,原審被告據此與原審原告海聯公司三工區簽訂《聯營開發合同書》,合作興建金竹園小區房地產項目。該合同的簽訂系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且不違反法律規定,應認定有效。原審第三人作為承包出資方,應依該合同享有權利和承擔義務,原審被告作為發包企業和具體行為人,應對外承擔連帶責任;原審第三人主張將其列為本案當事人不當,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納。海聯公司三工區歇業后其債權債務轉由原審原告負責,并對其主張本案權利沒有異議,故原審原告依該合同享有海聯公司三工區應享有的權利和承擔義務。經再審查證,穗瓊公司與海聯公司三工區合作之項目,總售房款16780284.40元、穗瓊公司投入2943594.20元、海聯公司三工區投入6058795.10元,目前應留稅款874252.80元。依雙方合作合同出賣房后,雙方各自收回成本,再減去有關費用,所獲純利潤按甲方(穗瓊公司)45%、乙方(海聯公司三工區)55%分成,所收購房款留下10%,其余款額按雙方利潤分成比例收回的約定,海聯公司三工區應分得款項為8932882.70元(總售房款留下10%、減去雙方投入和應留稅款、利潤為5225613.90元,海聯公司三工區應得款為5225613.90元×55%+6058795.10=8932882.70元)。穗瓊公司已付給海聯公司三工區8932882.70元,原審判決認定原審被告欠原審原告利潤分成款1091470.30元主要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其判決應予撤銷。原審原告以二份結算,主張原審被告及第三人支付應獲利潤款1091470.30元,與事實不符,其請求應予駁回。至于原審原告主張海聯公司三工區為原審第三人在金竹園合作項目外打樁費54242.95元應列入乙方合作成本,原審被告及第三人主張南大元公司1995年拖欠小區水電費93911.40元應作為甲方成本,因上列主張與本案合作項目無關,屬不同法律關系,可另行追討,本院不予合并處理。據此判決:一、撤銷本院(1996)瓊山經初字第70號民事判決;二、駁回原審原告海聯公司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22300元,由原審原告海聯公司負擔。
  上訴人海口市海聯建筑安裝工程公司上訴稱,一、原審判決拒認工程設計費理由不能成立,因為本案合作項目早已1992年完工,工程委托設計并已支付設計費用,是經當事人確認的事實,法院沒有理由和證據予以否定;二、原審判決拒認中介費用,毫無道理,因為中介人張冠彩向法院出具了證明,確認已收到中介費;三、原審判決曲解合同條款,越權判決,因為10%售房款預留及費用的扣除問題,當事人雙方不存在異議,且穗瓊公司在一審及再審時均未提出主張,故原審法院再審時無權對此認定,即使雙方協議10%預留款是不可分之物,留存穗瓊公司處,其性質就是保底利潤,也應認定無效,然后計入聯營項目收入,重新分配;四、應繳的企業所得稅部分不應計入穗瓊公司投資成本,因為繳納企業所得稅應是本案當事人雙方聯營項目結算并分配利潤以后的事情,原審法院再審時不應將該項稅款在結算時計入開發成本。綜上,我司請求二審法院撤銷瓊山法院(2000)瓊山經再字第2號民事判決,判令穗瓊公司和原審第三人支付合作項目利潤分成款1275264元及其利息,穗瓊公司及原審第三人對我司的上述款項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被上訴人瓊山穗瓊聯營民政開發公司未作書面答辯。
  原審第三人林書凱未作書面答辯。
  原審第三人符昌海未作書面答辯。
  原審第三人符芳道未作書面答辯。
  經審理查明,1991年6月8日,瓊山穗瓊聯營民政開發公司(下稱穗瓊公司)作為甲方、海口市海聯建筑安裝工程公司第三工區(下稱海聯公司三工區)作為乙方簽訂《聯營開發合同書》,約定:甲方提供所屬位于龍昆南路9.6畝土地,乙方負責出資建筑施工以及圖紙設計、規劃,以甲方名義進行開發興建別墅小區,興建16棟,每棟三層樓房,三種款式,其總建筑面積5000m2;雙方各派員成立領導管理小組,負責管理施工、銷售(售房款應匯入甲、乙雙方指定帳戶內)、開發任務;出賣房屋后,雙方各自收回成本,再減去道路、綠化和城建費、報建費、房屋銷售等稅費、以及小區管理小組的費用,所獲得的純利潤按甲方45%、乙方55%分成;房屋售出后,所收購房款,除留下10%,其余款額按雙方利潤分成比例收回款項。合同簽訂后,海聯公司三工區于1991年10月23日開始進場施工,且雙方依照合同約定各自履行義務。到1992年底,金竹園別墅小區的聯營合作開發工程項目全部完成,穗瓊公司依據與海南華星房地產公司于1992年3月23日簽訂《買賣商品房合同書》的約定,將雙方聯營開發的金竹園別墅小區的房屋出售完畢,其售房款轉入穗瓊公司的帳戶(其中,80萬元售房款是轉入海聯公司三工區的帳戶內)。到1994年12月31日,穗瓊公司(甲方)與海聯公司三工區(乙方)簽訂《金竹園別墅合作項目結算》,其結算的內容為:總建筑面積7156.65m2,總售房款17605359元,甲方投入及代交公共部分合計3745572.66元、乙方投入(含代交中介費)合計6559410.57元、余下分成部分計7300375.77元,甲方應得3285169.10元、乙方應得4015206.67元,乙方應收總款10574617.24元,乙方已收到轉來款項合計8850000元(乙方收到轉款來款中少結算10萬元整),甲方尚欠乙1724617.24元。但此結算小區變壓器增容費不算分攤而全部列為甲方投入,待分攤比例確定后,甲方再向乙方補交該項欠款,且此結算為初步結算,不包括華星房產證過戶款。1996年9月4日,海聯公司以穗瓊公司拒付利潤分成款為由,向瓊山法院起訴。瓊山法院在庭審質證中,因穗瓊公司對1994年12月31日的結算書提出異議,海聯公司三工區于1996年12月10日單方作出的《金竹園別墅合作項目結算》,其結算結果為甲方(穗瓊公司)共欠乙方(海聯公司三工區)1091470.30元,瓊山法院卻采信了海聯公司三工區于1996年12月10日單方作出的《金竹園別墅合作項目結算》,認定穗瓊公司尚欠海聯公司三工區合作項目利潤分成款1091470.30元,并據此作出(1996)瓊山經初字第70號民事判決:一、穗瓊公司和林書凱、符昌海、符芳道應支付合作項目利潤分成款1091470.30元及利息給海聯公司;二、穗瓊公司、林書凱、符昌海、符芳道對支付海聯公司上述款項承擔連帶清償責任。1997年6月27日,瓊山法院將該判決書分別留置送達給穗瓊公司、林書凱、符昌海、符芳道,但雙方均未對瓊山法院作出(1996)瓊山經初字第70號民事判決提起上訴,該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穗瓊公司、林書凱、符昌海、符芳道均對該判決不服而提出再審申請。案經海南省海南中級人民法院復查,并經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于2000年7月6日作出(2000)海南經監字第17號民事裁定書,裁定:一、本案指令瓊山市人民法院另行組成合議庭進行再審;二、再審期間,中止原判決的執行。瓊山法院在再審審理中,主持雙方當事人對本案房地產合作項目的投入等項進行核對,海聯公司、穗瓊公司及原審第三人均確認合作項目的建筑面積為7110.29m2,總售房款為16780284.40元(每平方米按2360元計),其中,穗瓊公司投入2943594.20元、海聯公司三工區投入6058795.10元,且穗瓊公司已付給海聯公司三工區8983826.97元。本案在二審審理期間,海聯公司、穗瓊公司及原審第三人林書凱、符芳道對瓊山法院再審判決所認定的事實,即合作房地產項目建筑面積為7110.29m2、總銷售房款為16780284.40元,其中,穗瓊公司投入2943594.20元、海聯公司三工區投入6058795.10元,且穗瓊公司已支付給海聯公司三工區8983826.97元,以及瓊山法院委托瓊山地方稅務局進行涉稅鑒定所作出的鑒定結論確認的稅款874252.80元(營業稅503408.52元、城建稅25170.43元、教育費附加10068.17元、帶征所得稅335605.68元)沒有異議。但雙方當事人在二審中主要爭議的事實是:海聯公司主張瓊山法院再審判決認定該司已投入6058795.10元中,未包括設計費8.5萬元和未包括中介費401020.36元在內,以及主張要求二審法院對銷售房總款10%的預留款按雙方約定的比例重新分配,同時要求二審法院判令原審第三人承擔連帶責任;而穗瓊公司則提出瓊山法院再審判決認定我司投入2943594.20元中未包括報建活動費1.5萬元在內和提出瓊山法院在再審判決認定我司已付款給海聯公司三工區8983826.97元中未認定我司以現金方式付款180萬元給海聯公司三工區的正式發票在內,以及還對瓊山地方稅務局的涉稅鑒定結論存在部分的稅款與費用尚未鑒定問題提出異議,要求二審法院征求稅務部門與房屋管理部門后再重新對完稅的稅款數額作出確認。
  又查,1989年5月1日,原審第三人林書凱、符昌海、符芳道向瓊山市民政局承包穗瓊公司,承包期限至1995年底。承包期間,由原審第三人林書凱、符昌海、符芳道出資,以穗瓊公司的名義征用龍昆南路原臺灣酒店旁土地進行開發。1996年1月3日,原審第三人林書凱、符昌海、符芳道與瓊山市民政局簽訂《關于瓊山穗瓊民政開發公司承包期間的債權債務協議》約定,從1996年1月起終止承包;在承包期間,所發生的一切債權債務及信貸均與瓊山市民政局無關;若今后發生涉及本公司(指穗瓊公司)在三位同志承包期間所發生的經濟糾紛等,均由原包本公司的法人(經理)負責處理。海聯公司三工區是1988年經海口市工商局批準成立,并領取《營業執照》,1994年,海聯公司三工區歇業至今。
  本院認為,原審第三人林書凱、符昌海、符芳道在承包穗瓊公司經營期間,由其出資以穗瓊公司的名義征用土地進行房地產開發。穗瓊公司與海聯公司三工區于1991年6月8日簽訂《聯營開發合同書》,該合同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且內容未違反法律規定,故原審法院判決認定有效正確,應予維持。雖然原審第三人林書凱、符昌海、符芳道于1996年1月3日與瓊山市民政局簽訂《瓊山穗瓊聯營民政開發公司承包期間的債權債務協議》中“承包方在承包期間所發生一切債權債務及借貸均與瓊山市民政局無關”的約定,但原審第三人林書凱、符昌海、符芳道在承包經營期間,即使是以穗瓊公司的名義征用土地與海聯公司三工區進行房地產項目合作,但原審第三人林書凱、符昌海、符芳道作為承包出資方,由此因雙方房地產項目合作產生的權利義務,依法應由原審第三人林書凱、符昌海、符芳道享有與承擔,故原審判決認定原審第三人林書凱、符昌海、符芳道對穗瓊公司所承擔的債務負連帶清償責任并無不當,應予維持。1994年海聯公司三工區歇業后,其債權債務轉由海聯公司負責,且海聯公司三工區對海聯公司就本案房地產合作項目向穗瓊公司及原審第三人林書凱、符昌海、符芳道提出主張房地產合作項目利潤分成款的權利沒有異議,故原審法院判決認定海聯公司依合同享有海聯公司三工區應享有的權利和義務正確,應予維持。案在本院審理期間,對穗瓊公司與海聯公司三工區的房地產合作項目,再次主持了穗瓊公司、海聯公司、原審第三人林書凱、符芳道進行了核對,雙方均對“總銷售房款16780284.40元、穗瓊公司投入2943594.20元、海聯公司三工區投入6058795.10元,穗瓊公司已付款給海聯公司三工區的款項為8983826.97元”沒有異議,本院應予認定并作為定案的根據。對于海聯公司上訴主張圖紙設計費8.5萬元應計入投資成本的問題,雖然該司未舉出已付款給設計部門的付款憑證,但該司已舉出雙方合作項目設計圖紙的工作成果,故對海聯公司這一主張應予支持;對于海聯公司上訴主張已支付中介費401020.36元給中介人張冠彩,要求穗瓊公司給付的問題,雖然該司舉出張冠彩個人出具的書面證言和舉出1994年12月31日雙方所簽訂《金竹園別墅合作項目結算》中確認乙方(指海聯公司三工區)投入(含代交中介款)的條款,但該司舉不出已付中介費401020.26元給張冠彩的付款憑證,同時,該《金竹園別墅合作項目結算》已確認屬于初步結算,故對海聯公司上訴提出這一主張的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采納。對于海聯公司上訴主張銷售房總款10%的預留款全部按雙方約定的比例要求重新分配的問題,該司雖然舉出1994年12月31日雙方所簽訂《金竹園別墅合作項目結算》來證明10%的預留款已按約定比例分配,但該結算書違反雙方簽訂《聯合開發合同書》中第五條“……,出賣房屋后雙方各自收回成本,再減去道路、綠化和城建費、房屋銷售等稅費,以及小區管理小組的費用,所獲得的純利潤按甲方45%、乙方55%分成”和第六條“……,除留下10%,其余款額按雙方利潤分成比例收回款項”之規定,且1994年12月31日的結算書未扣減各種稅與費用,同時,該結算書已明確指出屬于初步結算,故對海聯公司上訴提出將10%的預留款全部按約定的比例重新分配的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對于穗瓊公司提出1.5萬元報建活動費用應認定為其投入成本的問題,雖然該司舉出1992年9月2日原審第三人符芳道作為經手人寫的“領條”來證明該款項已實際付出,但該“領條”屬于白條,且該司又舉不出對該款項的原始記帳憑證,故對穗瓊公司這一請求的證據不足,本院不予認定;對于穗瓊公司及原審第三人在二審中提出該司以現金方式支付給海聯公司三工區180萬元的發票而原判不予認定,要求二審法院予以確認的問題,雖然穗瓊公司舉出海聯公司三工區1993年4月9日開具的180萬元正式發票,但該司未舉出其原始記帳憑證或轉帳憑證及相關證據予以證明,且原判作出對該款項不予認定后,穗瓊公司及原審第三人在瓊山法院宣判時對原審判決的結果表示服判,同時又未提出上訴,且海聯公司也不予承認并稱這180萬元發票是屬于補開的稅票而不屬于付款憑證,故穗瓊公司及原審第三人在本院審理期間再次對這180萬元發票提出確認已付款的請求,本院不予采納。該案在本院審理期間,穗瓊公司、海聯公司對瓊山地方稅務局于2001年2月13日給瓊山市人民法院作出《關于鑒定委托書的復函》中確認的涉稅數額874252.80元(其中:營業稅503408.52元、城建稅25170.43元、教育費附加10068.17元、帶征所得稅335605.68元)沒有異議,本院予以確認,并作為定案的依據。對于穗瓊公司提出瓊山地方稅務局進行涉稅鑒定時,未對應全部完稅的稅種及稅款進行鑒定,要求本院到稅務部門及房產管理部門進行核對,本院于2001年10月31日、11月21日、12月7日分別到瓊山地方稅務局、瓊山市房產管理局進行咨詢。根據瓊山地方稅務局提供的行政法規和瓊山市房產管理局出具的證明,穗瓊公司、海聯公司在合作建房項目中,除了交納上述的營業稅、城建稅、教育費附加、帶征所得稅外,還必須交納的稅種及稅款為:印花稅款8390.14元、土地使用稅款2133.08元、房產稅款140954.38元、房地產交易過戶管理費及評估費為125852.13元,計277329.74元。因此,雙方在合作建房項目中,應交納全部完稅的稅款與費用總共計1151582.54元。同時,本院再次主持海聯公司、穗瓊公司及原審第三人林書凱、符芳道進行質證,雙方均對確認房地產合作項目全部應交納的稅種及稅款與費用為1151582.54元沒有異議,本院予以確認并作為定案的根據。根據雙方簽訂《聯營開發合同書》第五條、第六條的約定,其合作建房項目的純利潤款為4863284.20元[即銷售房總款16780284.40元_(銷售房總款10%預留款16780284.40元×10%)-(海聯公司三工區投入6058795.10元+設計費85000元)-穗瓊公司投入2943594.20元-全部稅款與費用1151582.54元]。而海聯公司三工區應按合同約定應得55%的利潤款為2674806.30元(即4863284.20元×55%)。這樣,海聯公司三工區應收回的投入成本與應得的利潤款為8818601.40元(即6058795.10元+85000元+2674806.30元),而穗瓊公司在合作建房項目中,已先后付給海聯公司三工區的款項為8983826.97元。因此,海聯公司三工區已多領穗瓊公司的款項為165225.57元,依法應退還給穗瓊公司。雖然海聯公司上訴提出將10%預留款全部按雙方約定比例重新分配的主張,本院作出不予采納的認定,但考慮到雙方在《聯營開發合同書》中約定的銷售房總款的10%作為預留款偏高,且雙方合作項目的樓房也早在1992年底全部銷售給海南華星房地產公司。同時,雙方合作房地產項目應當完稅的各種稅款與費用在本案處理中均已全部扣除,因此,可以酌情從銷售房總款的10%預留款(即1678028.44元)中僅留下20%給穗瓊公司作為物業管理等費用,剩余80%的預留款(即1342422.75元),由雙方按合同約定的利潤分成比例重新分配,即海聯公司還從穗瓊公司中應得55%的利潤分成款為738332.51元,除應扣減海聯公司三工區已多領穗瓊公司的款項165225.57元后,故穗瓊公司還應退還給海聯公司的利潤分成款為573106.94元。由于雙方在合作房地產項目中應當完稅的各種稅款與費用,在本案處理中已全部扣減并交穗瓊公司負責,以后因涉稅與費用問題,均與海聯公司(三工區)無關。案經本院審判委員會討論決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經濟合同法》第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二、第三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海南省瓊山市人民法院(2000)瓊山經再字第2號民事判決;
  二、瓊山穗瓊聯營民政開發公司應支付給海口市海聯建筑安裝工程公司的利潤分成款為人民幣573106.94元,限本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天內付清。
  三、原審第三人林書凱、符昌海、符芳道對支付海口市海聯建筑安裝工程公司的上述款項承擔連帶責任。
  一、二審訴訟費各22300元(共44600元),海口市海聯建筑安裝工程公司負擔26760元,瓊山穗瓊聯營民政開發公司負擔17840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黃一哲  
審 判 員 陳文和  
代理審判員 林一矢  


二○○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書 記 員 蔡于干





以太坊价格最高多少钱 快乐时时官网下载 123开奖现场直播本港台直播 快乐时时是全国开奖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走势图 下载江苏快3宝典 49码出特公式规律 永不出错的后二技巧 七星彩开奖走势图 東方心经A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