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南公司法律顧問律師
'
您當前位置: 首頁 律師文集 兼并收購

公司反收購立法如何完善

2018年7月6日  黔南公司法律顧問律師   http://www.vvriv.tw/
  反收購立法如何完善
  為了維護中小股東利益,發揮上市公司收購的資源配置優勢,我國應從以下幾方面對反收購立法予以完善。
  1 目標公司反收購立法的模式選擇
  如前文所述,英國等國家將反收購的決定權賦予股東大會,董事會只有采取部分反收購措施的權力,而美國為代表的另一些國家則承認了董事會的反收購決定權,但制定了完善的董事義務規范。董事會擁有反收購決定權的模式要優于股東大會擁有決定權的模式,因為:首先,隨著公司的發展,股東大會的職能正在虛化,由股東大會決定反收購行為不但容易貽誤戰機、泄露目標公司的動向,更顯得意義不大;其次,從美國的情況看,完善的董事義務立法可以在相當程度上制約董事的行為,同時,目標公司的靈活性也更大。但是,我國的立法狀況還不適于采取董事會擁有決定權的模式。
  根據我國《公司法》第47條與第112條的規定,董事會有權“制訂公司合并、分立、變更公司形式、解散的方案”;第38條與第103條規定,股東會有權“對公司合并、分立、變更公司形式,解散和清算等事項作出決議”,這似乎反映出這樣一種傾向:反收購的提議權屬于目標公司董事會,決定權則屬于股東大會。在我國目前對董事會規制不力的情況下,這種作法更有利于保護目標公司股東的利益;另一方面,這種模式下,收購人有更大的回旋余地,也利于收購行為的開展。
  2 董事在反收購中的義務設計
  首先,應當完善董事在收購與反收購中的注意義務。根據注意義務,董事必須做到:(1)關注要約收購行為,將其對于收購要約的意見向股東披露;(2)在必要時,董事應向專家或獨立顧問征求關于要約收購的意見,并將該意見披露給股東;(3)董事會中與收購有利害關系的董事不應影響董事會的意見;(4)董事會應如實履行前文所述的信息披露義務等等。注意義務是一個開放性的義務,在收購中,如果董事在反收購判斷前,做到了對本公司價值有一個正確認識,盡可能地獲取關于收購的信息,并對其中的個人利益向其他董事做了披露,就表明他盡到了董事義務。
  其次,應完善董事在收購與反收購中的忠實義務。忠實義務要求董事的所作所為應當符合公司的利益,不得將個人利益置于公司利益之上,因此,董事會的反收購行為應當表明他的目的是保護公司及股東的利益。如果董事會將公司與股東的利益置于董事個人利益之下,則董事就沒有盡到忠實義務。在忠實義務之下,董事不得:(1)進行使公司與股東遭受不利益的反收購行為;(2)利用公司的機會為自己牟利;(3)在反收購中進行自我交易;(4)泄露公司相關的秘密;(5)利用權力壓迫小股東,等等。 總之,一個盡到了忠實義務的董事應當以公司最大利益為關懷,而不是優先考慮其個人利益,在反收購中也是如此。
  最后,有必要借鑒國外經營判斷的衍生原則。根據這些原則,隨著收購情勢的發展,董事會的反收購措施應符合不同的標準:在公司沒有解體的危險前,反收購措施必須針對確實威脅到公司經營政策的收購行為;一旦公司解體不可避免之時,反收購的措施應當轉化為公司與股東尋求最佳“拍賣”價值為目標。

以太坊价格最高多少钱 3分赛计划 时时彩4星稳定条件做号 国标麻将单机版 新甘肃吧 查看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北京赛视频 今晚特马多少号 北京pk直播手机版苹果 香港商会www9769一 快三最新未出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