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南公司法律顧問律師
'
您當前位置: 首頁 律師文集 公司案例

許士松與上海四方鍋爐廠、上海四方工貿公司泡沫塑料廠企業承包合同糾紛案

2018年6月15日  黔南公司法律顧問律師   http://www.vvriv.tw/

上 海 市 第 二 中 級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02)滬二中民三(商)終字第485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許士松,男,1954年10月5日出生,漢族,住上海市陽曲路391弄8號402室。
  委托代理人高樹聲,上海市樹聲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丁云江,上海市樹聲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上海四方工貿公司泡沫塑料廠,住所地上海市共和新路2901號。
  法定代表人王建強,該廠廠長。
  委托代理人孫志敏,男,1958年10月29日出生,漢族,上海四方鍋爐廠職工,住上海市平型關路305弄25號604室。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上海四方鍋爐廠,住所地上海市共和新路2901號。
  法定代表人白兆興,該廠廠長。
  委托代理人陸培仁,該廠職工。
  上訴人許士松因企業承包合同糾紛一案,不服上海市閘北區人民法院(2001)閘經初字第232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 2003年1月7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許士松及其委托代理人高樹聲,被上訴人上海四方工貿公司泡沫塑料廠(以下簡稱塑料廠)委托代理人孫志敏,被上訴人上海四方鍋 爐廠(以下簡稱四方鍋爐廠)委托代理人陸培仁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查明:1、許士松系塑料廠原副廠長。1998年4月28日,許士松作為承包方與發包方上海四方鍋爐廠綜合服務公司(以下簡稱鍋爐廠服務公司)簽訂 風險承包經營協議書一份(附1998年1月31日由許士松與王建強、葛益群簽字確認的塑料廠資產認定表),協議約定:許士松全責風險承包經營塑料廠;承包期限為三年,從 1998年2月1日起至2002年1月31日止;承包經營范圍為塑料廠現有凈資產;發包方提供廠房、倉庫、辦公用房及水、電、氣,承包方個人出資風險承包抵押金人民幣2萬 元全責生產、經營、管理并對承包的凈資產實行保值;承包費以承包方銷售額計算,承包方年銷售總額在人民幣80萬元以內,發包方固定收取人民幣8萬元承包費,銷售總額在人民 幣80萬以上部分,發包方按10%提取承包費;每年承包費分兩期支付,第一期為每年6月底支付人民幣4萬元,第二期為次年年初按上年的銷售總額結算支付;發包方的權利為收 取承包費,對承包方不履行協議的追究和財務的檢查、監督;發包方的義務為支持承包方生產并補充一個門市部,協調政府有關事宜,指導承包方管理,協調四方鍋爐廠有關部門提供 水、電、氣;承包方的權利為生產經營決策、人事調配和職工收入分配;承包方的義務為承擔現有七名正式職工一切費用開支,對現有承包資產保值,若有虧損承擔個人賠償責任,風 險金人民幣2萬元充當虧損,然后再由個人補足虧損;承包方還需每月上報財務報表一份,承擔一切經營的民事責任,遵紀守法、合法經營、按章納稅,自覺接受總廠的規章制度。
  2、1998年2月1日,許士松開始承包經營塑料廠,至1999年3月31日,因故許士松終止承包,歷時十四個月。審理中,雙方均確認承包費共計為人民幣 93,333。33元。
  3、鍋爐廠服務公司系由四方鍋爐廠組建,但未經工商核準登記。塑料廠系集體企業(法人),其投資開辦單位為四方鍋爐廠。2001年4月,塑料廠被上海市工 商行政管理局閘北分局以逾期未年檢為由吊銷了營業執照,后未依法成立清算組。
  4、審理中,原審法院委托上海求是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進行審計。審計結論為:1、經審計調整后,許士松承包期間塑料廠凈虧損人民幣 112,983.73元;2、承包終止時塑料廠應收帳款中許士松承包期間發生額為人民幣558,533.66元(2001年1月31日有人民幣579,101。87元已結 清),其他應收款中許士松承包期間發生額為人民幣1萬元;應付帳款中許士松承包期間發生額為人民幣207,847。72元,其他應付款中許士松承包期間發生額為人民幣 44,530。64元。
  5、關于許士松第一項訴請中的預提費用一節。(1)審計報告中的審計情況注明:負債中的第三項預提費用人民幣115,000元,系預提1999年第一季度 的水、電、氣費,此金額已入許士松承包期的費用;(2)葛益群原系塑料廠法定代表人,1997年退休后受聘與王建強一同組建鍋爐廠服務公司。2002年7月20日,葛益群 提交證詞稱:許士松與蔣惠華于1999年初提出以預提費用的方法借財務帳面的平衡,實屬財務科目的技術處理;(3)2002年9月14日,蔣惠華(其原任塑料廠財務,許士 松承包后塑料廠派其續作承包期內財務)提交證詞稱:預提費用人民幣115,000元系經開會研究決定借財務科目作帳而已,而不是作水、電、煤上繳的。
  6、關于許士松第一項訴請中未開發票的已收應收款一節。審計報告附件11注明未開發票的應收三家單位帳款,即北京燕京創業科技開發有限公司人民幣 4,500元、上海欣科建設工程有限公司人民幣1,337。22元、咸陽四通房產物資總公司(以下簡稱咸陽四通公司)人民幣15,000元均為負數。審計報告中的審計情況 注明:應收帳款中咸陽四通公司人民幣15,000元為暫收夏利車款,據許士松稱系暫收處理舊夏利車所得的收入,但承包時資產認定表后附的固定資產清單未查見該車輛。
  7、關于許士松第一項訴請中的庫存一節。審計報告另列關于許士松承包結束時帳外物資盤存情況的說明,內容為:根據上海審計事務所滬審晨財(99)第 261號《關于上海四方工貿公司泡沫塑料廠許士松廠長任職期間經濟責任審計的報告》,1999年3月31日塑料廠實際盤存存貨金額人民幣100,799。45元,是當時的 帳外物資,可認定屬許士松所有。
  8、關于許士松第二項訴請一節。審計報告附件14應付帳款明細表中有一戶名為常熟明星塑料制品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常熟明星公司),金額計人民幣 26,648。56元。此款,許士松個人已作墊付。
  9、關于許士松第三、四、五項訴請一節。審計報告附件15其他應付帳款明細表中有一戶名為許士松,分別為:(1)1998年3月24日暫存款人民幣4萬元 (系許士松出借的人民幣2萬元借款及交付的人民幣2萬元風險承包抵押金);(2)1999年3月30日費用報銷人民幣9,282。64元。
  10、關于許士松第六項訴請一節。審計結論注明:許士松承包期共購入模具十筆,一筆未注明數量,其余九筆的合計數量為十六副。審計報告附件9模具查證表注 明:上述共計價人民幣91,917。16元的模具,均入借方科目生產成本或產品銷售成本或制造費用。
  11、關于許士松第七項訴請一節。1998年8月,許士松以個人名義購買牌照號碼為滬B-05929的海藍色普通漆桑塔納改進型轎車(以下簡稱桑車)一 輛。1999年8月20日,許士松因涉嫌侵占單位財產罪而被上海市公安局閘北分局(以下簡稱閘北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18日,閘北分局扣押了上述車輛。同年11月 23日,閘北分局將該車發還給四方鍋爐廠。2000年7月3日,原審法院以(2000)閘刑初字第52號刑事判決書判決:(1)許士松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一 年;(2)追繳非法所得,發還被害單位。
  原審法院審理后認為:1、預提費用人民幣115,000元是否可沖抵許士松承包期內的虧損預提費用指尚未支付而預為提取的各項費用,但并非日后必須予以 支付,其目的是為正確計算各期生產費用或商品流通費,故對于本案所涉的預提費用人民幣115,000元,許士松并非在預提后必須支付。該預提費用系預提1999年第一季度 的水、電、氣費,現是否可沖抵虧損,要看許士松是否有義務支付上述費用。首先,承包協議約定發包方提供廠房、倉庫、辦公用房,并有義務協調提供水、電、氣,但有權向承包方 收取的僅為承包費。而承包方的義務中也并未約定應支付水、電、氣費,故四方鍋爐廠辯稱該費許士松應予支付沒有依據。再者,塑料廠并無單獨的表具用以計算該費用。最后,承包 協議約定承包費以承包方銷售額計算,當銷售額為人民幣80萬元以內的固定為人民幣8萬元,當銷售額為人民幣80萬元以上的,以上部分按10%再提取,可見,四方鍋爐廠應已 充分考慮到費用的問題,許士松并無義務向四方鍋爐廠支付其承包期間的水、電、氣費。關于許士松在簽約后是否已同意支付該費,對此,許士松作否認表示并提交了葛益群及蔣惠華 的證詞,兩人均稱預提人民幣115,000元僅為財務作帳而非作費用上繳。葛益群系未最終成立的鍋爐廠服務公司組建者之一,而本案承包協議的發包方即為鍋爐廠服務公司,且 葛益群在1998年1月31日塑料廠資產認定表上簽字,可見,其可代表發包方。而蔣惠華系塑料廠派出的財務,故兩人的證詞均應予確認。綜前所述,許士松無義務、且未同意向 四方鍋爐廠支付水、電、氣費,故本案所涉的預提費用人民幣115,000元可充抵許士松承包期內的虧損。
  2、許士松要求塑料廠返還十八副模具費人民幣91,917。16元的訴請,可否支持本案所涉模具系為生產客戶要求的特定產品所定制、使用和消耗,產品銷 售額中應已包含了合理的定制模具費。財務帳中,上述模具也均已入借方科目的生產成本或產品銷售成本或制造費用。而且,現無模具尚存的證明,承包協議也未約定待承包結束后四 方鍋爐廠有義務返還模具或其費用,故許士松要求返還模具費的依據不足,不予支持。
  3、本案中可否處理許士松要求返還桑車的訴請本案所涉桑車雖系許士松以個人名義購買,但此車在許士松涉及職務侵占罪一案中被閘北分局扣押。嗣后,該局在 法院判決前將此車發還給四方鍋爐廠,許士松如要求返還可與閘北分局交涉。再者,本案系企業承包合同糾紛,桑車與本案無關,故本案中對許士松該項訴請不作處理。
  綜上,原審法院認為,鍋爐廠服務公司未經工商登記設立,故其在承包協議中相應的權利、義務應由其組建單位四方鍋爐廠承擔,本案所涉的承包協議成立。因該協 議未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且系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故應認定有效,各方應按協議約定享受權利、承擔義務。雖本案的審計結論為承包方即許士松在承包經營期間虧損人民幣 112,983.73元,但預提費用人民幣115,000元、帳外物資人民幣100,799.45元及三筆未開發票的已收應收款人民幣20,837。22元可充抵虧損,在 扣除許士松應付的承包費人民幣93,333.33元后,塑料廠應返還許士松人民幣30,319。61元。至于許士松個人墊付給常熟明星公司的貨款人民幣 26,648.56元、借款和風險承包抵押金各人民幣2萬元及報銷費用人民幣9,282。64元,塑料廠也應返還許士松。但許士松訴請塑料廠返還十八副模具費人民幣 91,917。16元無依據,不予支持。因桑車與本案無關,故本案不作處理,許士松可另行交涉。另,許士松以四方鍋爐廠低價出賣設備為由要求其承擔連帶責任沒有依據,但由 于塑料廠已被工商管理部門吊銷營業執照,故四方鍋爐廠作為其投資開辦單位理應承擔清理責任。據此判決:1、塑料廠應支付許士松人民幣30,319。61元;2、塑料廠應返 還許士松代墊給常熟明星公司的貨款人民幣26,648。56元;3、塑料廠應歸還許士松借款人民幣2萬元;4、塑料廠應返還許士松風險承包抵押金人民幣2萬元;5、塑料廠 應支付許士松報銷費用人民幣9,282。64元;6、四方鍋爐廠應于判決生效之日起三個月內對塑料廠的財產進行清算,并以清算的財產清償許士松上述款項;7、許士松其他訴 訟請求不予支持。案件受理費人民幣8,249.20元、審計費人民幣2萬元,原審法院判決由許士松負擔人民幣14,614。20元,塑料廠和四方鍋爐廠共同負擔人民幣 13,635元。
  判決后,許士松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稱:1、本案所涉桑車系許士松在承包期間為開展業務方便而添置,后被公安機關扣押。現許士松已退賠了公安機關認定的非 法所得,故四方鍋爐廠理應將公安機關發還的桑車返還給許士松。2、原審已查明,許士松在承包期間共購入總價為人民幣91,917。16元的模具,且模具已計入成本,該模具 應屬許士松的財產。雖有三副模具被客戶取走,但四方鍋爐廠仍應將剩余模具的費用返還給許士松。3、從承包合同的訂立看,發包方是鍋爐廠服務公司,后該公司未經工商核準登 記,而鍋爐廠服務公司又是由四方鍋爐廠組建的,故從法律意義上講,四方鍋爐廠是實際發包方。雙方終止承包關系后,四方鍋爐廠將塑料廠部分設備廉價出售,并占用所得款項。從 審計報告顯示,許士松承包期間的應收款已收回,但該部分款項也被四方鍋爐廠占有。許士松承包期間曾購入躍進牌卡車一輛,現也不知去向。四方鍋爐廠侵占塑料廠財產的行為已造 成許士松的經濟損失,理應就塑料廠對許士松負有的相關義務承擔連帶責任。綜上,請求撤銷原審判決,支持許士松在原審中提出的全部訴訟請求。
  二審中,許士松提供收據三張,旨在證明四方鍋爐廠低價出售塑料廠設備。
  塑料廠辯稱:桑車系許士松在承包經營期間的非法所得,后由公安機關發還給四方鍋爐廠,塑料廠無義務將桑車返還給許士松。模具雖是許士松在承包經營期間購 買,但模具屬于低值易耗品,且模具的所有權并不屬于塑料廠,部分模具亦已歸還給了客戶,故許士松無權要求返還模具。塑料廠系由四方鍋爐廠投資成立,與四方鍋爐廠屬分別獨立 的企業法人。許士松提供的收據是真實的,但當時由于塑料廠已停止生產經營,為防止損失擴大,故由塑料廠自行處理了部分設備,所得款項亦已入塑料廠帳。至于躍進牌卡車,塑料 廠未曾看到過。鑒于此,四方鍋爐廠在承包結算過程中不存在過錯,更不應承擔連帶責任,請求駁回許士松的上訴請求。
  二審中,塑料廠提供許士松出具的借條一份,該借條載明:“人民幣陸仟元 許士松”,旨在證明該筆借款應在許士松的報銷費用中予以扣除。許士松確認該借條 系由其出具,但表示借款時間及是否已歸還均已記不清,應以塑料廠的帳冊記載為準。庭審中,各方當事人均確認該筆借款未納入審計的范圍。
  四方鍋爐廠辯稱:同意塑料廠的意見。承包協議的發包方是鍋爐廠服務公司,并非四方鍋爐廠。塑料廠自行處理設備,屬于正常的經營活動,且所得款項已由塑料廠 取得,故許士松無理由要求四方鍋爐廠承擔連帶責任,請求維持原審判決。
  為此,四方鍋爐廠提交現金解款單兩張,旨在證明塑料廠出售設備所得款項均已進入塑料廠帳目。許士松對于解款單的真實性不持異議,但認為當時塑料廠已處于停 業狀態,四方鍋爐廠作為投資開辦單位,有占用該筆款項的便利條件。就其該節主張,許士松表示無法提供相應證據證明。
  本院經審理查明:原審法院查明的事實屬實,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1、本案中許士松提起的是合同糾紛之訴,而返還桑車一節,則系許士松在被刑事處罰過程中發生的糾紛,不屬于合同之訴審理范圍,許士松可另外主張 權利。
  2、從已查明的事實看,系爭承包協議中并未就模具的權屬作出明確約定,而所涉模具均已在塑料廠的財務帳中計入生產成本或產品銷售成本或制造費用。現許士松 提出塑料廠返還模具費的請求,與事實相悖,本院不予支持。
  3、鑒于塑料廠已被工商管理部門吊銷營業執照,而四方鍋爐廠又系塑料廠投資開辦單位,故四方鍋爐廠理應對塑料廠承擔相應的清算責任。關于許士松提出四方鍋 爐廠低價出售塑料廠設備一節,雙方均確認設備系塑料廠在許士松承包前購入,屬塑料廠資產,而出售設備則發生在雙方承包關系終止后,且塑料廠提供之解款單足以證明相關款項已 進入塑料廠帳戶。許士松稱四方鍋爐廠占用該筆款項,缺乏相應證據佐證,本院不予采信。根據承包協議的約定,許士松負有對承包資產進行保值的義務。審計部門系在綜合考慮了許 士松承包期間應收、應付款及其他因素基礎上作出承包虧損的審計結論,故許士松上訴稱四方鍋爐廠占用應收款,與事實不符,本院亦不予采信。關于在許士松承包期間塑料廠曾購入 一輛躍進牌卡車一節,僅在審計報告關于固定資產原值中有記載,但并無證據證明雙方終止承包時,該卡車系由塑料廠控制并使用,據此也無法得出四方鍋爐廠占用塑料廠財產的結 論。據此,許士松基于上述理由提出由四方鍋爐廠承擔連帶責任的上訴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4、關于許士松出具的借條,鑒于該借條上既未明確出借人,也未記載借款時間,無法確認該筆借款是否發生在承包經營期間,故對于塑料廠提出在相關費用中予以 扣除的要求,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所述,原審法院所作判決,并無不當,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8,249。20元,由上訴人許士松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李 蔚
代理審判員 張震宇
代理審判員 周 菁


二00三年二月二十八日

書 記 員 陶 靜





以太坊价格最高多少钱 pk10手机版走势图 投注正码特是什么意思 内蒙古时时精准预测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 急速赛历史 赛马会九龙一码 湖北快三稳定计划 安徽时时直播开奖结果查询 209999开奖直播 吉林快三实战与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