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南公司法律顧問律師
'
您當前位置: 首頁 律師文集 公司案例

上海蘇豪國際貿易有限公司與比利時聯合銀行上海分行、中小企業銀行信用證糾紛案

2018年6月5日  黔南公司法律顧問律師   http://www.vvriv.tw/

上 海 市 高 級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03)滬高民三(商)終字第2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中小企業銀行,住:大韓民國漢城中區乙支路2街 50號。
  負責人金鍾昶,行長。
  委托代理人李虹,賢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張恩平,賢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上海蘇豪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東新區嶗山東路526號 16層。
  法定代表人沙衛平,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任俠,南京大陸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比利時聯合銀行上海分行,住所地:上海市浦東大道1號船舶大廈15樓l-4單元。
  負責人歐仕培,行長。
  委托代理人邵明,上海市勛業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中小企業銀行因信用證糾紛一案,不服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00)滬一中經初字第260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03年2月18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訴人中小企業銀行的委托代理人張恩平、被上訴人上海蘇豪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蘇豪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任俠、被上訴人比利時聯合銀行上海分行(以下簡稱“聯合銀行”)的委托代理人邵明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1999年6月28日,中小企業銀行通過環球銀行財務電訊協議(s.w.i.f.t)網絡開立編號為 m0419906ns00356的不可撤銷信用證。該信用證的受益人為蘇豪公司,金額為美金10萬元,到期日為1999年10月30日。該信用證載明可由任何銀行議付,要求受益人提交全套清潔已裝船海運提單、商業發票、裝箱單等單據。同年10月11日,蘇豪公司向聯合銀行提交全套信用證單據。其中海運提單上載明,船名和船號為麗洋號 v.9963,提單右下角第27欄標明提單簽發日期為1999年10月9日,提單左下角印有一日期為1999年10月9日,同時提單下部蓋有船務代理公司印章和已裝船注記。聯合銀行將上述單據寄交中小企業銀行,但被中小企業銀行拒付,理由為提單上沒有注明裝船日期,不是已裝船提單,構成不符點。聯合銀行多次以傳真形式對拒付提出異議,認為提單左下角顯示的“1999年10月9日”即為裝船日期,所有信用證規定的條款和條件都已符合,中小企業銀行應付款。此后雙方各執己見,一直未就不符點是否成立達成一致意見,中小企業銀行也未支付信用證款項。
  原審法院認為,本案所涉信用證系通過環球銀行財務電訊協會(s.w.i.f.t)網絡開立和傳遞,根據該協會的規則,涉案信用證應適用《跟單信用證統一慣例》(國際商會第500號出版物,簡稱ucp500)。本案蘇豪公司在貨物出運后,將單據交給聯合銀行議付,聯合銀行在作出決定前將單據寄交給開證行中小企業銀行審單。在信用證遭到中小企業銀行拒付后,聯合銀行決定不議付涉案信用證。因此,蘇豪公司與聯合銀行之間并未就信用證的議付形成合意。且在整個信用證業務過程中,聯合銀行盡到了合理謹慎義務,有關操作符合ucp500的規定,不存在過錯,故聯合銀行不應承擔本案信用證的付款責任。在信用證結算關系成立后,中小企業銀行作為開證行即對信用證規定的受益人蘇豪公司負第一性的付款責任。在信用證被拒付的情況下,蘇豪公司作為受益人,是信用證及單據的權利人,向開證行主張債權是蘇豪公司的權利。從蘇豪公司提交的提單看,系爭提單上載明了兩個日期,其中一個明確為提單簽發日期,鑒于在提單下部蓋有“已裝船”印章,故提單左下角的日期應為貨物裝船日期。該“已裝船”印章連同提單左下角的裝船日期,構成一個完整的已裝船注記。蘇豪公司提交的提單上蓋有已裝船注記,且已注明了貨物的裝船日期,符合ucp500的規定,是一份已裝船提單,該提單與信用證規定相符,不存在不符點。中小企業銀行認為系爭提單上沒有裝船日期,但未能提出相關證據或充分理由否定提單左下角的日期是裝船日期。故中小企業銀行認為單證不符的理由不成立。蘇豪公司要求中小企業銀行支付信用證款項及其利息的訴請,符合法律規定,應予支持。中小企業銀行承擔遲延付款利息的日期應從信用證到期日次日起算,利率則應按中國人民銀行的有關規定計算。根據ucp500第九條第1款第(2)項的規定,對不可撤銷信用證,在規定的單據提交給開證行并符合信用證條款的條件下,構成開證行的一項確定承諾:對議付信用證,支付受益人開立的匯票及/或信用證項下提交的單據。據此,判決:一、中小企業銀行在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蘇豪公司支付信用證項下的款項美金10萬元,并賠償遲延付款的利息(自1999年10月31日起至本判決生效之日止,利率按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逾期貸款利率計算);二、蘇豪公司的其它訴訟請求,不予支持。本案案件受理費人民幣15,010元,由中小企業銀行負擔。
  判決后,上訴人中小企業銀行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其主要上訴理由為:(一)上訴人在一審期間提出管轄異議,原審法院對此未作出裁定,違反民事訴訟法有關管轄的規定;(二)原審法院審理本案長達兩年,違反了有關審限的規定;(三)原審法院認定被上訴人蘇豪公司提交議付提單為已裝船提單缺乏事實根據;(四)原審法院認為提單簽發日期即被視為裝船日期和議付行法律責任免除判由開證行直接承擔法律責任,是對ucp500規定的擴大解釋和曲解。故請求撤銷原判,依法改判上訴人不承擔向被上訴人蘇豪公司支付信用證項下的款項美金10萬元及賠償遲延付款利息的責任,一、二審訴訟費由蘇豪公司承擔。
  被上訴人蘇豪公司辯稱:一審程序合法,且上訴人有關一審程序超過審限且不合法的上訴理由與蘇豪公司無關,蘇豪公司不予答辯;上訴人認為一審判決與事實不符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原審法院的判決依照事實且符合法律規定。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人的上訴請求。
  被上訴人聯合銀行辯稱:上訴人在上訴意見中關于原審法院受理本案的程序違法的意見,被上訴人聯合銀行不予答辯;原審法院對本案事實進行了充分調查,一審判決公正。請求二審法院駁回上訴人的上訴請求。
  二審中,上訴人向本院提交以下新的證據:
  1、2001年10月29日,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立案庭陳梅出具的函,欲證明上訴人一審提出管轄異議,原審法院未作出書面裁定,違反程序法規定;
  2、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開庭時間為2001年10月29日的傳票(復印件),欲證明該次開庭時,原審原告蘇豪公司無故不到庭,原審法院未按原告撤訴處理,違反民事訴訟法規定;
  3、韓國釜山光域市地方警察廳的文件(復印件)、韓國釜山地方法院第14民事部決定(復印件),欲證明蘇豪公司民事欺詐行為成立及利用信用證騙取錢財,故韓國有關部門要求上訴人停止支付信用證項下款項美金10萬元。
  經質證,被上訴人蘇豪公司對上訴人提供的上述證據提出以下質證意見:對證據1,認為不屬于證據范疇;對證據2,認為沒有原件,也不清楚;對證據 3,認為沒有原件,形式要件不符合法律規定,且與本案無關,不予質證。
  被上訴人聯合銀行對上訴人提供的上述證據提出以下質證意見:對證據1,認為與其無關;對證據2,認為無法核對原件;對證據3,認為形式要件不符合法律規定,且與本案信用證糾紛無關,不予質證。
  本院對上訴人提供的上述證據認證如下:證據1、2不屬于民事訴訟二審程序中的新證據,本院不予采納;證據3系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外形成的證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的規定,該證據應當辦理相應的公證認證手續,證據3系復印件,又未辦理相應公證認證手續,形式要件不符合法律規定,而且該證據與本案信用證糾紛無關,故本院不予采納。
  兩被上訴人在二審中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證據。
  本院經審理查明,原審法院認定的事實屬實。
  本院認為,本案所涉信用證系通過環球銀行財務電訊協會(s.w.i.f.t)網絡開立和傳遞,根據該協會的規則,涉案信用證應適用《跟單信用證統一慣例》(國際商會第500號出版物,簡稱ucp500)。因此,ucp500對本案信用證當事人具有約束力,雙方當事人應當遵守。
  上訴人認為,其在一審期間提出管轄異議,原審法院對此未作出裁定,違反民事訴訟法有關管轄的規定。經查,原審法院于2001年9月24日通過外交途徑正式將本案民事訴狀、應訴通知書、傳票等法律文件送達至上訴人中小企業銀行,在法律規定的30天答辯期內中小企業銀行并未以自己的名義向原審法院提起管轄異議申請,且在一審庭審中,上訴人的委托代理人當庭陳述中小企業銀行如作為本案第二被告對管轄權不提出異議。雖然韓國中小企業銀行天津分行曾于2000年5月8日向原審法院提出管轄異議申請,但該申請并非以上訴人自己的名義提出,且上訴人于2000年5月7日出具的授權其天津分行向原審法院提出管轄異議申請的授權書未辦理公證、認證等相關手續,該授權書形式要件不符合法律規定。故本案中上訴人并未向原審法院提出有效的管轄異議申請,原審法院對此未作出裁定并無不當。上訴人的這一上訴理由無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上訴人認為,本案原審法院審理長達兩年,違反了有關審限的規定。經查,本案上訴人中小企業銀行系注冊在大韓民國的公司,根據我國民事訴訟法有關涉外民事訴訟程序的特別規定,人民法院審理涉外民事案件的期間不受民事訴訟法有關審理期限的限制,故本案沒有法定審結期限。上訴人又稱原審法院曾傳票傳喚上訴人2001年 10月29日開庭審理本案,上訴人依法到庭參加訴訟,原審原告蘇豪公司無故缺席開庭,原審法院未按原告撤訴處理,違反我國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經查,關于此節事實的實際情況是原審法院因需通過外交途徑向上訴人送達民事訴狀、應訴通知書、傳票等法律文件而決定延期開庭審理本案,并非蘇豪公司經原審法院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故原審法院未按撤訴處理并無不當。上訴人的這一上訴理由無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上訴人認為,原審法院認定被上訴人蘇豪公司提交議付提單為已裝船提單缺乏事實根據。經查,系爭提單上左下角和右下角各有一日期,該兩個日期均為“1999年10月9日”,其中右下角的日期明確寫明為“簽發日期”。本院認為,系爭提單上有兩個日期,由于其中右下角的日期已明確為提單簽發日期,故提單左下角的日期不應被認定為提單簽發日期,鑒于在提單下部蓋有“已裝船”印章,故提單左下角的日期應為貨物的裝船日期。上訴人作為銀行只能注重單據表面的一致性,而對于單據的形式、完整性、準確性、真偽性或法律效力概不負責,因此,該裝船日期是否為預先打印、是否與提單簽發日期相同,不是上訴人表面審查的范圍。因此,系爭提單左下角的日期與“已裝船”印章構成一完整的已裝船注記,系爭提單為已裝船提單。上訴人的這一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上訴人認為,原審法院認為提單簽發日期即被視為裝船日期和議付行法律責任免除判由開證行直接承擔法律責任,是對ucp500規定的擴大解釋和曲解。本院認為,如上所述,系爭提單右下角的日期為提單簽發日期,左下角的日期為貨物裝船日期,故原審法院并未將提單簽發日期視為裝船日期。本案中,被上訴人聯合銀行只是審查和傳遞單據,并沒有向被上訴人蘇豪公司實際支付過任何款項。根據ucp500第十條有關“議付是指被授權議付的銀行支付匯票及/或單據價款的行為。僅僅審核單據而不支付價款不能作為議付”的規定,被上訴人聯合銀行并不構成議付行。涉案信用證的受益人蘇豪公司履行了信用證規定的義務,上訴人作為信用證的開證行,對蘇豪公司負有支付信用證項下款項的義務,原審法院依法判決上訴人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并無不當。故上訴人的這一上訴理由亦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原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審判程序合法,應予維持。上訴人的上訴請求無事實和法律依據,應予駁回。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一百五十八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案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15,010元,由上訴人中小企業銀行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王海明
代理審判員 李 瀾
代理審判員 馬劍峰


二00三年四月七日

書 記 員 劉潔華





以太坊价格最高多少钱 广东时时怎么赚钱 2019年东方心经全部资料 新疆时时彩走势直播 qq麻将作弊器 老时时定胆杀号万位 六台彩开奖特马 江苏快三专家推荐号 江苏时时计划软件破解版 腾讯二分彩开奖结果 吉林时时票五星直选